酒店小姐-求職/應徵/飯局/傳播/打工/兼職

關於部落格
在酒店工作上班,並不會因為你到了一家最最頂級的酒店上班,就一定可以賺到很多錢!-酒店小姐-求職/應徵/飯局/傳播/打工/兼職-線上洽詢: 0918506505 微信: cash0918506505 Line:a0918506505
  • 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Getty Center俯瞰LA郡) 洛杉磯(Los Angeles)是一個和我想像中完全不一樣,卻也有很多熟悉的地

可以沒有愛情,沒有名牌,但不能沒有快樂。影陪

(從Getty Center俯瞰LA郡)

洛杉磯(Los Angeles)是一個和我想像中完全不一樣,卻也有很多熟悉的地方。一下飛機許多指示牌上看不懂的英文字和海關官員所操的語言就給了我初到LA震撼教育。指示牌上的英文字看不懂真的不能怪我英文爛,後來才知道那是西班牙文。對我這個華文語系國家的人來看,都是拼音字母,哪分得出來呀。誠如老外看中文、韓文、日文大概也都一個樣吧。然後,在海關檢查的時候,那官員開口對我說「senor」,一時之間會意不過來,只知道他是對我招手,連忙過去。在對我審查的過程中,這位官員一邊和一旁的拉丁裔機場工作人員用流利的西班牙文交談,搞得我一頭霧水,怎麼美國原來不講英文的呀?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南加州以前原來是屬於墨西哥的領土,在幾次美國、墨西哥之間更迭交替主權,最後這塊土地隸屬美國,但是仍然有許多墨西哥人在這塊土地上繼續奮鬥。現在還有一條「墨西哥街」(Olvera Street),街上滿滿的攤販,賣的都是墨西哥風味的東西,墨西哥的披風、墨西哥的裝飾品、墨西哥的甜點小吃,還有道地墨西哥風味的餐廳。而不管走到哪裡的小吃店,也一定都吃得到墨西哥捲餅和玉米餅。就更別提南加州有太多的地名都非常的西班牙風味。舉凡聖塔莫妮卡(Santa Monica)、聖地牙哥(San Diego)、聖…,仔細看會發現,只要Santa後面一定是女生的名字,San後面一定是男生的名字。除了聖什麼聖���麼的地名之外,還有更多繞舌難唸的地名,想必也是如此這般吧。

LA也是美國華裔聚集最多的城市之一。早從清朝年間,美國大西部拓荒,鐵路建設之際,就有許多華人或自願或被迫從中國廣州等港口來到這塊土地打拼。現在,在洛杉磯的聯合車站(Union Station)附近還有一個「華美博物館」(Chinese American Museum)紀念當年華人辛苦打拼的血淚。於是,在洛杉磯不難發現華人的蹤跡,洛杉磯郡有許多社區都是華人社區,甚至有幾個市的市長也是由華人擔任,足見本地華人影響力有多麼深厚了。也許該怪自己是前功課做得不夠多吧。努力的安排想去的地方,卻忘了先了解一下洛杉磯的人文背景,於是一個和我心中假想的洛杉磯遠遠不同的真實城市,用力的向我撞擊過來。原來,洛杉磯不僅僅是好萊塢和比佛利山莊,還有更多更多不同的面向等我去發掘。

也許是因為人生地不熟吧,在美國開車我變得非常的遵守交通規則。遇到STOP標記,我一定會乖乖的停車再開;要右轉一定乖乖打方向燈而且提早轉入右轉車道;高速公路上一定保持安全距離,不搶道。這和我自己在台灣開車完全是兩回事。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當我搬家到台中,享受台中較慢的生活步調、較多的停車位子、較低的消費水平…這些令我嚮往的生活品質的同時,我卻想念台北的喧囂吵鬧、想念台北的錢櫃KTV,同時擔心台中「似乎」較差的治安、較台的土里土氣。畢竟,台中台北不過兩個小時的車程還無法深刻的感受什麼是離鄉背景。當遷徙成了台北到上海、台北到北京、台北到洛杉磯甚至台北到紐約的時候,類似「台灣幫」、「台北幫」的小圈圈自然形成。這裡所謂的「幫」指的並非黑道幫派,而是來自同一個熟悉的家鄉的一群異鄉客聚集而成的所謂「台商社區」、「華人圈子」。圈子內的朋友互相幫忙,相互扶持。彼此分享異鄉的生活經驗,告誡彼此該注意哪些事情,也拿彼此的異鄉糗事開玩笑。熟悉的語言舉止讓這群身楚陌生不熟悉的異鄉人們彼此更容易緊密相聚,相對的卻也更不容易融入當地的環境。

當我在洛杉磯走進一家由台灣人開的泡沫紅茶店,純正道地的「歡迎光臨」從櫃檯服務生嘴中說出的那一刻,這聲音簡直是天籟,聽得我通體舒暢,而我其實也不過離開台灣才一個多禮拜而已。所以,當洛杉磯的朋友告誡我Down Town的治安多壞、地鐵多麼危險,而我卻用一種「沒那麼離譜吧!」的心情去看待對方的真切關心,甚至一定要自己去坐過地鐵、一定要在好萊塢因為搞錯方向,白花了半個多小時走了兩站地鐵間隔的街道距離,一定要坐在聯合車站大廳的沙發上,一定要找個路邊小攤販買個墨西哥口味的熱狗...,我才覺得我真正體驗了洛杉磯。我想,我真的還不能真切的體會異鄉生活的辛苦吧。我所想的,我所要的都只是一個遊客的新奇體驗和都會冒險吧!謝謝朋友的耐心陪伴,陪我任性的在Down Town拍照而不顧天已漸黑甚至巡邏直升機都已經出動;陪我找一個我根本不知道在哪裡的教堂;陪我走過一個又一個景點。

如果,洛杉磯算是美國的其中一種典型,那麼其實美國和台灣也並非有多大的不同。剛下飛機在朋友的車上,第一個感覺就是怎麼每一個收音機電台都是「ICRT」!車子同樣是左駕,街上許多的招牌其實台北都有,甚至在華人較多的City,感覺上像是在台北天母一般,路上雖然很多老外,但是更多黃皮膚,就連招牌都一堆中文。還有許多許多地方也都是多數好萊塢電影裡頭熟悉的樣子。說一個並不是很恰當的比方,來洛杉磯似乎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陌生,反而是當我第一次到DoDo的外婆在苗栗的客家庄作客時,那才真的宛如身楚國外,怎麼一堆人機哩瓜拉的,我卻一個字也聽不懂!這足以見得美國影響台灣有多麼的深遠,台灣的許多制度或是價值觀又是多麼的和美國相似。

這一趟洛杉磯之行,不禁讓我很認真的思考,如果我有外國朋友來到台北,那我應該怎麼介紹我所居住的城市呢?而如果要讓我用簡單的一句話來形容洛杉磯,「Lost of the Angels」應該貼切吧,來自世界各地的異鄉遊子像是一個又一個缺了一角的圓,在這個大城市裡找尋屬於自己心中的那一個圓滿!
現在還有影陪小姐嗎?什麼是使命?活下來是為了事業,能把命都使上去就是使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